三浦恵理子步兵下马

三浦恵理子步兵下马

此正阳与阴战,乃邪旺而正不肯安于弱,以致争斗而成热也。水涸而肺金必来相生,以泄肺金之气,而无如肾水日日之取给也,则子贫而母亦贫矣。

 然而肝木阴木也,胆木阳木也,铁落克阴木而不克阳木,故制肝而不制胆。一剂而心安,二剂全愈。

盖此血出于脾,而不出于胃也。一剂可卧,二剂水如注,四剂而一身之肿尽消,十剂而诸症全愈。

心既清凉,则肾不畏心热,而乐与来归,原不必两相引而始合也。第内伤脾肾与肺无涉,何以肺经即召外邪耶?

 二剂而目明,又二剂而羞明之症痊,更四剂而红色尽除而愈矣。 人有目痛如刺触,两角多眵,羞明畏日,两胞浮肿,泪湿不已,此肝木风火作祟,而脾胃之气,不能升腾故耳。

 补阳气之虚,开郁气之滞,消痰结之块,祛久闭之火,有资益而无刻削,则老痰易化,而咳嗽易除也。兵甲不坚,米粟不多,宜守而不宜战耳。

Leave a Reply